老是压抑情绪?从忧郁症患者,到成为心理治疗师 过来人这样说
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理健康 > >> 正文

老是压抑情绪?从忧郁症患者,到成为心理治疗师 过来人这样说

作者:『人心换人心』 时间:2019-04-30 来源:网友提交

我出生在一个佛洛伊德式的家庭,家中的价值观也是「心灵胜于物质」。我母亲是学校的咨商人员,父亲是精神科医生。他们相信我能够、也应该用智能的洞察力来控制自己的感受。家里很少讨论情绪这件事,如果有的话,谈的都是该如何掌握或解决情绪。

我的记忆是从大约小学四年级开始变得清楚,那时我开始有自我意识。我母亲总是跟我说我既漂亮又聪明,但是我并不觉得。我觉得自己又蠢又丑。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觉得自己让人失望。我没有被霸凌过,和潮酷的孩子相处融洽,但我总感到孤立不安。成年后,我了解自己感受到的是焦虑和羞愧。

在中学期间,我功课很好。每得到一个好成绩或一个奖,我的信心就会增长。我发展出一个信念:如果我努力工作,就会成功并被认可。随着每一次的成功和嘉许,我的不安感开始减轻。

大约在那个时候,我的七年级英语老师让我们阅读佛洛伊德的书,我开始醉心于精神分析。

回想起来,这一定有助于我以一种使我有掌控感的方式来理解自己。我对精神分析的热爱在高中继续增长,直到我的朋友恳求我别再分析每个人。所以我遏制了自己提供免费(虽然没有人想要)心理分析的嗜好,转而大量广泛阅读关于这个主题的数据。

到那时候,我决定跟父亲一样当医生。我喜欢,也擅长科学,决定从医,使我受到很多人的肯定。在大三之前,我从未质疑自己走的路,但从来没有真正思考过医生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子。

在大学里,我修了一门名为「当代精神分析」的课程。令我相当懊恼的是,我发现这其实是反佛洛伊德的女性主义课程。在学期的前半段,我端坐在这个专题讨论中,对抗十位激进的女权主义者。我对自己的立场充满信心,热烈论证为何佛洛伊德杰出而且理论令人信服。在大约五堂课之后,我意识到我的论点被忽略。事实上,我的同学提出了一些令我觉得极有说服力的扎实反驳和研究。我发现,如果我不是忙着辩驳,也许可以学到一些东西。

到了课程的最后,我开始质疑一切,包括我父母的价值观和信念、我的社会和我的文化。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会决定当医生。当时我不好意思承认,我了解到自己当医生的幻想与实现某种生活方式有关,而与想要悬壶济世无关。当我想像自己处理重病患者,必须对他们的亲人说明可怕的诊断结果时,我发现前景太艰难、太容易引发焦虑。我对这个责任感到生气。我不想每天处理这种生离死别的重大问题,这是我们家里一直回避的话题。

我太害怕,以至于无法放弃从医之路,我迫切需要一个计划,否则我会迷失和失控。从小到大,我一直受到「尽量减少焦虑」的渴望所驱使。我做了大大小小的决定,目的都是让自己的人生有长期计划,以确保自己会快乐。我有许多在无形中加深的恐惧,我认为,如果保持现在的路线,有个好工作、找到好归宿,就可以避免这些恐惧,所以......我决定当牙医。

老是压抑情绪?从忧郁症患者,到成为心理治疗师 过来人这样说

在牙医学院,我遇见我的第一任丈夫,我觉得一切都发展得很完美。我有一个很棒的伴侣,准备组织一个家庭,我利润丰厚的事业走在正确道路上。后来,一切事情一步步分崩离析。我成了牙医,却讨厌这项工作,毕业一年后就离开这个领域。我决定离开牙医界,让我丈夫、公婆和父亲很懊恼,我失去了他们的认同和尊重。

结婚六年后,我和丈夫无法处理我们之间出现的冲突。我茫然、孤独,而且害怕。婚姻咨商无济于事。我们无法解决彼此的问题;我们的婚姻结束了。我恢复单身,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,事业也没了。事实证明,我自认为了解而且自信满满的一切,全是错的。我爱两个女儿,但我感到茫然,没有罗盘提供指引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偏离轨道,而且毫无计划。

为了自食其力,我接了一堆没有成就感的工作。我攀爬企业阶梯,升到媚比琳化妆品公司的管理职、在纽约的时装区工作、创立一家销售维他命的居家企业,并且在一家新的医疗软件公司担任业务主管。但没有一样事情感觉对劲;没有一样工作感觉像我想做的事。

那个时候,我对自己的坚忍、刚毅,以及「心灵胜于物质」的态度感到自豪和高兴。事情不顺利时,我做了改变。我相信我控制了自己想要感受的事情。我自豪地把恐惧、渴望和其他任何我认为毫无用处或适得其反的情绪推到一边。后来我前夫宣布再婚,虽然我为他感到高兴,但也有一种遭到意外打击的情绪反应,我陷入忧郁。我被生活压倒了。他的婚姻突然确认了我在世界上的彻底孤独。我害怕,同时也羞愧自己竟会感到害怕。恐惧产生羞愧、焦虑,进而造成忧郁症。

我从来没有想过,推动自己、发展事业、抚养孩子、寻找新伴侣会导致我崩溃和受伤。我以为自己会没事,毕竟我一直都很好。但是我的情绪心智(emotional mind)还有另一个议程。我被压垮并且人生停摆了。我昏睡的时间变长,终致无法下床。我在棉被下找到庇护,躺在黑暗之中,躲开别人和自己生活中的日常需求。那是我唯一感到安全的地方。

我妹妹阿曼达建议我看精神科医生治疗忧郁症。我太不关心自己,以至于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得了忧郁症,但是她一提出这一点,我就知道她是对的。

我的精神科医生诊断出我患有焦虑不安的忧郁症,这是一种充满焦虑的忧郁症,建议我服用百忧解。她解释说,压力使身体更难制造一种叫做血清素的大脑化学物质。血清素浓度过低时,就会出现忧郁症。压力减轻时,血清素的制造量就会增加到原来的水准,忧郁症也随之消失。

我只能说:「谢天谢地有百忧解!」四个星期后,我又恢复正常活动,像以前一样作息,但是我因为这样的经历而永远改变。这是我第一次对个人情绪的力量感到赞赏和尊重。我了解到,我必须注意自己的感受,仔细聆听情绪告诉我的事情,并根据我的感受采取行动。尽管如此,我并不太知道如何关心自己的感受、如何根据自己的感受采取适当行动,或是如何理解这样的感受。我开始接受精神分析心理治疗,并能够在半年后停止服用百忧解1。

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谈论自己和我的生活,确实有帮助。我决定改变我的优先级。我没有根据薪资来选择工作,而是专注于寻找符合自己兴趣的职涯,我的兴趣一直将我拉向心理学。我拿到社工硕士学位,然后参加为期四年的学士后精神分析训练学位课程。

AEDP疗法能让人找出哀伤原因,释放压力在我开始上分析训练课程之前不久,一位朋友建议我参加一场会议,聆听一位侧重于情绪的心理学家的演讲。戴安娜.佛莎博士开发了一种名为「加速体验式动态心理治疗」(AEDP)的新疗法2。

AEDP采用治疗导向(healing-oriented)的方法,而不是洞察导向(insightoriented)的方法。洞察导向疗法,例如精神分析或认知行为治疗(CBT),通常会运用患者的想法,希望患者透过获得洞察力,最终改善症状。AEDP疗法治疗的目的,是在情绪和身体层次改变大脑和目标症状,所以最终不是管理症状,而是让症状消失。我知道,AEDP比精神分析更具指导性;它的方法很具体明确,结果可预见是正向的。

与心理治疗有关的「治疗」(healing)一词让我感到不安,这听起来像我父母会嘲笑的新时代(new-age)想法。不过,我开始从事心理治疗,是因为我想尽快改变大家的生活。世人正在遭受痛苦,我并未看轻此事。AEDP吸引我,因为它的信息来自最新的神经科学和临床理论,而这些科学理论告诉我们,患者如何从忧郁、焦虑、创伤等症状转化和治愈。

当我继续上心理分析训练课程时,我更深入探究情绪、神经可塑性、创伤、依附和转化的原理和理论。这是一个改变的途径,它不需要我摆脱感觉和停止感觉,而「感觉」正是我认为要成为良好分析师所需要的工具。透过AEDP,我拥有更多方法可以帮人减轻痛苦。AEDP允许我做到真实和明确的关怀,不仅关注患者做错了什么(或者出了什么问题),也关注他们做对了什么。

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是个包括真正链接、治疗和转化的世界。在这种方法中,不管是与困难相关的情绪,或是与治愈相关的情绪(这也是AEDP的强项),情绪都是核心而重要的部分。我研究得愈多,愈是了解:「情绪导向实务」并不是一种现在的奇怪时尚。事实上,它的尖端科学基础使我认为,这是「心理治疗实务」未来的浪潮。

我听完那场会议时,以一种新方式了解自己。情绪理论帮助我了解为什么我们变得焦虑和沮丧,情绪变化三角地带给了我具体的方式来摆脱那些痛苦和悲惨的状态。我不仅对自己学到的东西充满热情,也知道自己想立即付诸实践。我希望我的患者能够使用这个简单的工具,改变生活。

本文出自时报文化《不只是忧郁:心理治疗师教你面对情绪根源,告别忧郁,释放压力》一书


  该文章《老是压抑情绪?从忧郁症患者,到成为心理治疗师 过来人这样说》由网友『人心换人心』投递本站,如果您觉得该文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和站长联系处理!另:该文内容未经本站核实,仅供参考,请读者自行研判!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
热点推荐

关注排行

小编推荐

博聚网